吴大保教授专访
观看次数:        当前评论:        我要评论 收藏
主讲人:吴大保教授    讲者单位:安徽省立医院        视频来源:
    • Charles Chapron教授专访
    • 讲者:Charles Chapron
    • 医院:法国巴黎笛卡尔大学医学院
    • 周应芳教授专访
    • 讲者:周应芳
    • 医院: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 程文俊教授专访
    • 讲者:程文俊
    • 医院: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 周琦教授专访
    • 讲者:周琦
    • 医院: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 吴小华教授专访
    • 讲者:吴小华
    • 医院:复旦大学肿瘤医院
    • 尹如铁教授专访
    • 讲者:尹如铁
    • 医院: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
    • 林仲秋教授专访
    • 讲者:林仲秋
    • 医院: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
    • 刘开江教授专访
    • 讲者:刘开江
    • 医院: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
    • 北京-首尔-东京妇产科专家联合专访
    • 讲者:
    • 医院:
    • 记王建六教授、陈叙教授、黄向华教授三...
    • 讲者:
    • 医院:
病例摘要

1.中国妇产科在线:吴教授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中国妇产科在线的采访。近年来,卵巢癌的药物治疗发生了很多变化,尤其是PARP抑制剂的应用。我们想请您谈一下,在新的背景下,您怎么看待化疗在卵巢癌治疗中的地位。

 

吴大保教授:近段时间以来,卵巢癌的治疗方式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这种背景下,化疗到底还有没有它的作用,一些新的治疗方法能否替代它,这是一个非常值得讨论的话题。化疗在很多年以来,一直是作为卵巢癌治疗的一个必不可少的选择,甚至是除了手术之外的惟一选择。

 

九十年代以来,以铂类为基础的化疗药物联合紫杉醇一直是卵巢癌的一线治疗方案,后来也成为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的标准治疗方案,至今这些化疗方案的基础地位依然没有动摇。在一线治疗中,手术与化疗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应用铂类联合紫杉醇治疗的有效缓解率可以达到80%。目前来讲,还没有哪种药物能够替代铂类为主的化疗药物。

 

对于复发性卵巢癌,临床上需要区分对待。对于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经过一线治疗后,时隔6个月以上复发的卵巢癌),依然是以铂类联合紫杉醇或者是其他药物为标准治疗方案。但是对于铂耐药复发性卵巢癌(一线治疗后6个月内复发的卵巢癌),目前还没有标准治疗方案,治疗起来也比较困难。铂耐药复发患者的治疗一般采取单药非铂类药物进行治疗,其疗效不太理想,缓解率只有15%左右。

 

铂类联合紫杉醇虽然是卵巢癌一线化疗时的标准方案,但这种方案仍存在一个巨大的问题——经过治疗后仍有很高的复发率。比如说,在一线治疗中,铂类药物虽然效果比较好,但是其PFS,也就是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只有18个月左右。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经过标准化疗治疗后,其中位PFS也只有10-12个月左右。这些病人依然面临着复发的风险,而且临床观察显示,随着复发次数增多,缓解时间会越来越短,也就是无铂间期会越来越短,最终形成铂类完全耐药。因此其治疗非常困难,这也是当前广大医生所面临的瓶颈。

 

关于如何解决这个问题,随着PARP抑制剂在临床中的使用,给我们带来新的希望。其应用主要是在经过一线治疗或者是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经过含铂化疗得到部分缓解或者完全缓解后,使用PARP抑制剂进行维持治疗。这种新的治疗模式临床上已经显示了良好的疗效,可以延长无铂间期,推迟复发的出现。但铂类化疗药物作为治疗卵巢癌的基础这一点仍未改变。

 

2.中国妇产科在线:PARP抑制剂的出现,标志着卵巢癌进入靶向维持治疗时代,可有效延缓患者复发,但维持治疗需患者先接受含铂化疗达到缓解。是否可使用PARP抑制剂直接治疗卵巢癌?

 

吴大保教授:目前,PARP抑制剂主要用于卵巢癌的维持治疗,能否将PARP抑制剂作为单药直接用于治疗肿瘤,这是大家非常关心的问题。近年来,以奥拉帕利为代表的PARP抑制剂开展了很多这方面研究,主要是对铂耐药、铂敏感或铂不耐受的卵巢癌患者进行Ⅰ期、Ⅱ期或Ⅲ期及以上的研究,以探讨其作为单药治疗卵巢癌的效果。奥拉帕利在该领域的研究相对比较广泛,包括Study12、Study42、SOLO3、CLIO等一些Ⅱ期或Ⅲ期临床研究也都为大家所熟知。

 

Study 12这项研究中,奥拉帕利用于gBRCA突变且部分铂敏感或铂耐药的卵巢癌患者的治疗,显示了良好的安全性和疗效,其客观缓解率与中位无进展生存期都有明显改善。Study 42这项研究中,奥拉帕利用于既往接受过≥3线化疗的gBRCA突变卵巢癌患者,包括铂不耐受的铂敏感和铂耐药患者,发现其安全性、疗效、客观缓解率、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也有一定改善。因此基于这两项研究,美国FDA已经批准奥拉帕利用于既往接受过≥3线化疗的gBRCA突变晚期卵巢癌患者的单药治疗。

 

2019年ASCO会议上,SOLO 3这项III期研究结果公布。研究中,奥拉帕利用于铂敏感且携带gBRCA突变的卵巢癌患者的单药治疗,也显示了非常好的效果,客观缓解率、中位无进展生存期都显示良好的临床获益,优于对比的单药非铂化疗。在CLIO研究中,奥拉帕利用于后线铂耐药卵巢癌患者的单药治疗,无论患者是否携带gBRCA突变,都纳入研究,结果显示其客观缓解率达到18%,尤其是携带gBRCA突变的患者会更高(ORR为36%),未携带者客观缓解率低一些但仍有疗效(ORR为13%)。

 

 

 

关于临床上使用PARP抑制剂直接进行单药治疗,奥拉帕利为我们带来的这些数据,对于指导临床实践很有意义。其他一些药物如尼拉帕利、鲁卡帕利等也有一些相关研究,但数据较少,目前数据来看,奥拉帕利具备一定的优势。希望有更多新的研究展示出来,增加大家对PARP抑制剂的了解,从而更好地服务临床。

 

 

 

3.中国妇产科在线:基于这些研究数据,您认为PARP抑制剂是否可能在复发性卵巢癌治疗中代替化疗? 

 

吴大保教授:对于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目前临床上依然强调标准化治疗方案,即铂类为主的治疗。经过治疗,达到部分或完全缓解后,可选择PARP抑制剂用于维持治疗,这种治疗模式已经使很多患者受益,是临床强烈推荐的。对于铂不能耐受或对铂不敏感的复发性卵巢癌,临床研究显示单药治疗与化疗相比有一定优势,对携带BRCA基因突变的患者更是如此。针对这部分患者,PARP抑制剂作为单药治疗卵巢癌,可以部分的替代一些化疗方案。

专家简介

吴大保,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安徽省立医院)妇产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博士后指导老师;安徽省首届江淮名医,安徽省学术技术带头人;安徽省妇科质量控制中心主任委员;安徽省医学会妇产科分会前任和候任主;安徽省微创医学会妇产科分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分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妇产科分会委员;卫计委妇科四级腔镜培训基地主任;安徽省妇幼保健协会女性盆底康复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专业方向:妇科肿瘤、微创技术

121
论坛区

评论话题:吴大保教授专访

提示符:
发表评论
  您还可以输入6000个字
置顶评论数量:0
  • 暂无评论
  • 第0条/0条
本周热点视频